初芒

新闻详情

叶渊/文


下午四点半,上车, 要离开这座城市了,我挥了挥手,轻声和它到了声再见。窗外所有的景色都在不断离我远去,我甚至还来不及看清它们的样子。这时,天空像开了道口子一般,一股水流猛地涌了出来,来不及有一丝的心理防备。窗外一切开始迅速变得模糊,车子减速了,我半开玩笑的和R先生说,要不我们今天不走了吧,回去在住一晚。他笑着说让我自己下车!我没理他,只是静静的看着这雨,似乎有点无力。其实,我想回去,再去看看这个与我只有四面之缘的人!看看他的笑容。因为,我不知道以后会怎样......

第一眼见他的妻子,我眼前一亮!并不是因为她本来就拥有的美丽,而是她的笑容,和他的笑容一-样,给人真实温暖的舒适感。我以为她会愁容满面,但是她却化着精致的淡妆,很诚恳的与我们交谈着,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说题外话,我却始终被她的笑容感染着。我想,这是一个坚强的女子,至少,我觉得她的这种处变不惊,让我对她刮目相看了!第二天,她坐在我旁边,今天的她依旧化了淡妆,她开口和我说他,她说自己其实特别害怕见到老公,她怕看到他憔悴的面容,消瘦的身体,还有他的笑容。她流泪了,紧紧的抓住我的手,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安慰她,只能紧紧握住她。我知道,此刻任何的话语,对她都是多余。内心深处的她一定撑得很辛苦吧!他出现的那一刻,我明显感觉手被抓得更紧了,他笑了,她笑了。他们都是笑着的,眼神就那样望着彼此,我的心像被揪了一下!恩,是的,揪了一下!

照片里的小女孩,做着鬼脸,穿着小裙子,很可爱。他的女儿!我第二次看到照片。小丫头总会问,妈妈,爸爸去哪里了呀,什么时候回来陪我玩呢?妈妈,我好可怜呀,爸爸不回来,妈妈又不在身边。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陪着呢?妈妈,是因为我不乖吗?妈妈......隔着屏幕,我好像可以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,在不断的问她妈妈这些问题。她没有告诉孩子发生的一切,只是告诉她,因为你要买玩具,要买漂亮衣服,所以爸爸要去赚钱,赚好多好多的钱给宝贝买玩具和漂亮衣服......说这些话的时候,她应该很害怕吧!

“其实我也害怕出结果,我也害怕是不好的结果”对R说这话的时候,我竟然带着哭腔,流泪了。我自己都是意外的。这是我经历的第一个极刑案件,一直以来,都有种极大的压迫感,我希望可以救他,希望可以改变目前糟透了的情况!虽然这只是我的工作,他和我并没有其他的任何交集!

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太理性的人,就像此刻,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样,我依旧会流泪,会难过,会对自己的束手无策感到失落,会任性的质问R“你为什么不救他!”我稀里糊涂的让自己放空了很久,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静静的看着前面。已经入夜了,车窗外好黑,看不到远处有任何的灯火。我不清楚,他们还要在这样的黑暗中挣扎多久。接下来,我又可以做什么,他们又应该怎么来面对和接受。

如果伤害已经造成了,是不是一定要伤害回去,才是达到了惩罚的效果?可是,事实并不是这样的,互相伤害,再次伤害,改变不了任何东西,除了增加更多的伤痛!除了让这个社会又多了一份怨念,多一个不幸的家庭!除此之外,我们还会收获什么呢?

你的信任,你们的信任,我又该如何安放呢?




注:本文系作者于实习期间所写

作者简介:叶渊律师,毕业后就来到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。工作期间,办理大小案件百余起,多次获得当事人好评。秉承着“受人之托、忠人之事”的执业理念,尽职尽责的为当事人获取最大利益。